尸位素餐也是一种腐败
添加时间: 11-07-15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
说到腐败,首先联想到的是部分官吏们(请注意,是官和吏,不是单指官。小吏们也有份儿)无休止的巧取豪夺,无下限的收礼受贿。然则有一种腐败很容易被我们忽略,那就是——尸位素餐。

尸位素餐,出自《汉书·朱云传》:“今朝廷大臣,上不能匡主,下亡以益民,皆尸位素餐。”尸位:空占职位,不尽职守;素餐:白吃饭。空占着职位而不做事,白吃饭。翻译过来大意就是:“现在这些当官的,既没有本事匡扶社稷,又没有手段造福百姓,就是些吃白饭的混子。”

自汉至今近两千年,朱云可以瞑目了,因为他所抨击的这种情况,非但没有消失,反而普及开来。朱先生应该感到欣慰,如果他生在今日,恐怕不等发表议论就已经活活气死了。

那区区斗胆,替朱先生说两句话。

朱老先生抨击的对象,是“朝廷大臣”,按照一般的历史发展规则,我们应该是在不断进步的,近两千年过去,吃白饭的应该少些了吧?可事实是,抛开朝廷大臣不论,现在不少州府县衙乃至街道社区都把尸位素餐当成了行为艺术,乐此不疲。而万民百姓,则麻木于官吏们的懈怠懒政了。

以上并非妄指,而是通过日常工作生活中所见所闻得出的结论,虽不中而不远矣,嘿嘿。

本来想通过场景还原的形式带大家欣赏几个经典片段,写了写发现需要很大篇幅,本着言简意赅、节约用电和要减少手指皮肤磨损的原则,还是换种方式来说吧。

某人退休后,医保卡一直未用,想用的时候发现没有激活,到医保办咨询,说是要个人来申请激活才可以。那首先就存在个告知义务的问题(其他诸如钱的去向等问题,不在今天讨论的范畴)。退休后医保卡要自行激活,这是否属于生活常识?至少我不知道,更不用说退休的老人。那如果不属于生活常识,那谁来履行告知义务?医保办的态度让人很是抓狂,一副爱理不理关我P事的样子。后来填表申请,医保办让过几天再去。过了几天,还是没有开通。如是者三,拖延二月有余。后来咨询到医保办某处长那里,某处长左翻右翻就是找不到相关的表格,遂告知:“你们下周一再来吧。”瞧瞧,这就是我们的官员。上至处长,下至普通工作人员,不用说“急群众之所急”、“群众利益无小事”这些没有做到,连起码的工作都没有做好,拿老百姓开涮,让老百姓溜腿儿。

某人打拼数十年,生活拮据,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一直租住于他处,遂申请廉租房。户籍地告知需要到现住地申请,现住地告知你丫户口不在我这儿,哪儿来回哪儿去。那真相是什么呢?按照济南市政府明文规定,户籍地工作人员说法是正确的。那现住地的工作人员难道不知道市里的文件吗?恐怕不是。归其原因,首先就是懒,毕竟办这东西要很多手续,就存了个侥幸心理:万一丫回户籍地能办了呢?而且这些工作人员根本没有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上:给你们办了,你们给我什么好处?他们把每天喝茶看报上网聊天当成工作,你给丫们添麻烦,丫能给你好脸么?

某单位开会,会上有人提出若干问题向某分管领导咨询。领导:“那个谁谁谁(具体工作人员)不在啊,这些事都是他管的,我不太清楚,等他来了问问他吧。”

去某单位找某人办事,被告知某人因公出去了。遂出门,正遇某人提着刚买的蔬菜回来,-_-///

去某单位办理业务,第一次来被告知应带某某证件,没带,回去拿来。第二次来又被告知除应带某某证件外,还应带另一证件,没带,那就再跑吧。试问,一次告知群众带齐所有证件,你们会损失什么吗?让老百姓少跑腿,群众会骂你们吗?

其他诸如上班时间上网聊天玩游戏、逛街买菜做健身,屡见不鲜。迟到早退更是成了天经地义。而具体工作不会做,工作总结不会写,动辄摊派给下属或求助于他人,各位以为是笑谈么?

以上诸君,拿着国家的俸禄,还享受着异于常人的补贴待遇,却上不为政府分忧,下不为百姓解愁,端着党和政府给的金饭碗,理所当然地挥霍着党和国家的威信与尊严,群众怨声载道,官吏充耳不闻,他们上班混日子赚票子,下班端杯子掀裙子,指望这些人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实未见何所可恃。尸位素餐,虽然没有明显的贪污受贿等腐败问题,然则手中握着党和人民给予的权力却不为民谋利为国分忧,那你们每个月领的薪俸就等于是搜刮的我们的民脂民膏,这与腐败何异?

说到腐败,首先联想到的是部分官吏们(请注意,是官和吏,不是单指官。小吏们也有份儿)无休止的巧取豪夺,无下限的收礼受贿。然则有一种腐败很容易被我们忽略,那就是——尸位素餐。
尸位素餐,出自《汉书·朱云传》:“今朝廷大臣,上不能匡主,下亡以益民,皆尸位素餐。”尸位:空占职位,不尽职守;素餐:白吃饭。空占着职位而不做事,白吃饭。翻译过来大意就是:“现在这些当官的,既没有本事匡扶社稷,又没有手段造福百姓,就是些吃白饭的混子。”
自汉至今近两千年,朱云可以瞑目了,因为他所抨击的这种情况,非但没有消失,反而普及开来。朱先生应该感到欣慰,如果他生在今日,恐怕不等发表议论就已经活活气死了。
那区区斗胆,替朱先生说两句话。
朱老先生抨击的对象,是“朝廷大臣”,按照一般的历史发展规则,我们应该是在不断进步的,近两千年过去,吃白饭的应该少些了吧?可事实是,抛开朝廷大臣不论,现在不少州府县衙乃至街道社区都把尸位素餐当成了行为艺术,乐此不疲。而万民百姓,则麻木于官吏们的懈怠懒政了。
以上并非妄指,而是通过日常工作生活中所见所闻得出的结论,虽不中而不远矣,嘿嘿。
本来想通过场景还原的形式带大家欣赏几个经典片段,写了写发现需要很大篇幅,本着言简意赅、节约用电和要减少手指皮肤磨损的原则,还是换种方式来说吧。
某人退休后,医保卡一直未用,想用的时候发现没有激活,到医保办咨询,说是要个人来申请激活才可以。那首先就存在个告知义务的问题(其他诸如钱的去向等问题,不在今天讨论的范畴)。退休后医保卡要自行激活,这是否属于生活常识?至少我不知道,更不用说退休的老人。那如果不属于生活常识,那谁来履行告知义务?医保办的态度让人很是抓狂,一副爱理不理关我P事的样子。后来填表申请,医保办让过几天再去。过了几天,还是没有开通。如是者三,拖延二月有余。后来咨询到医保办某处长那里,某处长左翻右翻就是找不到相关的表格,遂告知:“你们下周一再来吧。”瞧瞧,这就是我们的官员。上至处长,下至普通工作人员,不用说“急群众之所急”、“群众利益无小事”这些没有做到,连起码的工作都没有做好,拿老百姓开涮,让老百姓溜腿儿。
某人打拼数十年,生活拮据,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一直租住于他处,遂申请廉租房。户籍地告知需要到现住地申请,现住地告知你丫户口不在我这儿,哪儿来回哪儿去。那真相是什么呢?按照济南市政府明文规定,户籍地工作人员说法是正确的。那现住地的工作人员难道不知道市里的文件吗?恐怕不是。归其原因,首先就是懒,毕竟办这东西要很多手续,就存了个侥幸心理:万一丫回户籍地能办了呢?而且这些工作人员根本没有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上:给你们办了,你们给我什么好处?他们把每天喝茶看报上网聊天当成工作,你给丫们添麻烦,丫能给你好脸么?
某单位开会,会上有人提出若干问题向某分管领导咨询。领导:“那个谁谁谁(具体工作人员)不在啊,这些事都是他管的,我不太清楚,等他来了问问他吧。”
去某单位找某人办事,被告知某人因公出去了。遂出门,正遇某人提着刚买的蔬菜回来,-_-///
去某单位办理业务,第一次来被告知应带某某证件,没带,回去拿来。第二次来又被告知除应带某某证件外,还应带另一证件,没带,那就再跑吧。试问,一次告知群众带齐所有证件,你们会损失什么吗?让老百姓少跑腿,群众会骂你们吗?
其他诸如上班时间上网聊天玩游戏、逛街买菜做健身,屡见不鲜。迟到早退更是成了天经地义。而具体工作不会做,工作总结不会写,动辄摊派给下属或求助于他人,各位以为是笑谈么?
以上诸君,拿着国家的俸禄,还享受着异于常人的补贴待遇,却上不为政府分忧,下不为百姓解愁,端着党和政府给的金饭碗,理所当然地挥霍着党和国家的威信与尊严,群众怨声载道,官吏充耳不闻,他们上班混日子赚票子,下班端杯子掀裙子,指望这些人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实未见何所可恃。尸位素餐,虽然没有明显的贪污受贿等腐败问题,然则手中握着党和人民给予的权力却不为民谋利为国分忧,那你们每个月领的薪俸就等于是搜刮的我们的民脂民膏,这与腐败何异?
本分类随机文章 13